打烂皮讲

初三,晴,大风,邻居叔婶哥姐们像往常一样在我家地坪上嗑瓜子,「打烂皮港」(母亲语),但风太大,坐不了太久。

母亲说:「这个风刮得,明天一定会打棱构子(打霜)。」

次日起床时已近中午,窗外又是艳阳当头,从7点起,楼下就传来地坪上邻人与父母「打烂皮讲」的声音,我以为并没有打霜,父亲昂声说:「怎么可能没打?!柚子树的叶子都打烂了。」

初三下午4点,浏阳西乡月形山,俯瞰旱塘一带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