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初恋》

起初只是因为有两道光(满岛光、宇多田光,我都是粉丝)看了两集,然后隔了几天继续看……最后看出这是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恋爱故事的背后,是这一代人的失落,与重整旗鼓。

这两天再继续看了几个剪辑片段,录下几个点滴:

1、鄂霍茨克小姐

初恋》女主也英的母亲翻出也英高中时选美得奖的照片,自嘲说你母亲我,也曾是第一届鄂霍茨克小姐呢,咱们家这是有血统的。

等等,鄂霍茨克?这是俄罗斯的名字吧。

打开地图一看,这是库页岛(萨哈林岛)以东,堪察加半岛以南的那片海,是剧中设定的北海道以北所面对的海。

Miss Okhotsk(ミス オホーツク),应该是北海道(hokkaido)当地举办的选美比赛,借用了这个地名。就像香港选美比赛会使用「亚洲小姐」这样的名号。

事实上有一个Okhotsk subprefecture(オホーツク),是北海道第二大地区(全岛12.8%面积):

1991年,Hiroshi Sugimoto(杉本博司)拍摄的鄂霍茨克海:

鄂霍茨克区政府有一个旅游推广账号:okhotskool.jp,以及鄂霍茨克旅游官网,后者有一个当地主要选美清单(pdf),可惜没有找到Miss Okhotsk的名字。

「鄂霍茨克小姐」应该是编剧杜撰的。

但在有的地方显示,这个「鄂霍茨克小姐」的选美活动应该存在过。2000 年左右有杂志《新潮45》的系列推文:与鄂霍茨克小姐一起的风景,推介各届美女,都是那种写真照片。

鄂霍茨克区域有一个观光联盟:https://www.okhotsk.org/,可以与国内一些落后地区的旅游网站,尤其是体量相当的一些区、县的对应网站作个比较。

2、优衣库的审美

剧中有一集,写并木与也英在街头等出租车,并木穿着优衣库的轻羽绒服背心,也英穿着朴素的公司制服,两人都是再普通不过中年人装扮,然而这一幕我认为是剧中最浪漫的一出戏。

播客展开讲讲中洞姐也提到这一幕,着重讲了满岛光的演技:细微的小动作,尤其是她在街头那些车灯的照耀下,穿着制服,在男主的身后,晃来晃去,那个轻微的晃动,其实就是内心动摇的模拟。

能把平实的人拍出浪漫感,这是日本人审美的高级之处。对比之下,韩国人很少能拍出这种感觉(连洪尚秀也有点那种「韩风」),就更别提我们中国了。「乱头粗服不掩国色天香」,我们强调的仍然是「国色天香」,底子仍然是要过硬的,美的,但日剧或曰日式审美中有一路,就是真的欣赏日常中的普通,是平凡、平庸,是刚刚好,不过如此……优衣库如此,MUJI更是如此。

事实上,日剧很喜欢用优衣库,尤其是坂元裕二、岩井俊二、是枝裕和一系,即注重日常生活的派系(《初恋》有明显模仿坂元裕二、岩井俊二的地方),一方面暗合上述日系审美中注重日常的路数,另一方面也有推介日本的商业力量的考量吧。

另外,日剧特别喜欢都市街头,《初恋》的这种街头场景,早在30年前的《东京爱情故事》里就已经成了经典范式了,90年代的香港也学到了这种表达都会爱情的模式(参见周星驰的《喜剧之王》),只可惜后面没能继续了,只剩下日本人自始至终没舍弃这种于车流汹涌中表达都市爱情的手法。

3、中间偏右的普通人

在自卫队当兵的少年并木好不容易盼到假期,到东京看望女友也英,遇到女友的男同学,一个典型的受到西方自由左派影响的知识精英,他说很快要去伊拉克战场,为国家出力(其实是为美国出力),但男同学的观点是当年大多数人的反战观点:你们这群人浪费了纳税人的钱,去侵占伊拉克人。并木与其争执起来,还动手打起来了……随后甩开女友,说不该来东京。此次冲突也是造成也英车祸的直接导火索。

这个冲突有点像克林特·伊斯特武德的电影《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置身于极化的社会氛围中,被污蔑成另一个极端的代表。《初恋》中并木从军,努力当飞行员,其实并没有他口中所声称的多么高大上的理念,譬如报效国家、保护人民之类,他其实只是为了女主,想成为她心目中的英雄而已。但当这个身份、所从事的志业为人所质疑时,他必定要奋身反驳。这可能只是普通日本人的感觉,对过去二十年,也就是真正的「失去的二十年」的一种维护,为普通、失落而作辩护,某种程度上跟美国大农村中的红脖子是一回事。

4、剧中地点索引

《初恋》中的几个地点:
(链接为苹果电脑自带地图)

旭川 
常盘塔(环岛),也英开的出租车经常在这个环岛转盘出现,命运的轮转

札幌 
大通站,旺太郎对也英表白时所在的地铁站
大通公园,紫丁香是也英最爱的花,也是札幌的市花,花语正好就是“初恋”
洗衣房,baluko laundry place, baluko.jp
Restaurant Seiyoken(西洋轩),那不勒斯意面,成年也英与并木相约一起吃意面的地方,结果男主到门口了却没有进去
(据说日本拉面一词的名称就起源于札幌,来源

小樽
天狗山缆车,剧中40岁的出租车女司机与保安大叔,就是在这里初吻,这里也是他们20年前热恋所在地

5、光的日语

同样的「光」,满岛 光的名字写作「満島ひかり」,ひかりhikari,用的是平假名,而宇多田 光的名字是「宇多田ヒカル」,ヒカル的发音是hikaru。来自netflix日本官网

虽然写作汉字的话都应该是「光」,但两人分别选择了平假名和片假名来取代汉字。而且好像后者确实更洋气,因为片假名本来是用来翻译外来语的,而平假名是用来给日本本土语言的拼音。

想起来,日本人越来越喜欢用片假名,是二战后才出现的趋势。战前日本的书籍报刊上,汉字仍然占有很大比例,但战后却与越来越去汉字化,这当然是跟美国占领军当局的推动有直接关系的。不过民间的精英人士的呼吁也是重要原因,比如花森安治就在自己的文章和杂志里,不断地呼吁写文章多用片假名,以此摆脱战争之前的那种旧时代的负累。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