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川久保玲的破洞

日本战后著名的编辑花森安治,向来主张日常生活的讲究之道。我对他印象比较深的,是他主张一定要穿品质好的内衣,抛弃对表面流行的追求。因为他觉得,「 当一个人穿着洗得洁白如雪的内衣的人,身上也莫名散发着清爽的感觉。 」

花森安治(Yasuji Hanamori, 1911-1978)

这种重视内在、轻视外表的穿着观念,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现代的思想。现代思想的一个特点是,透明、开放、自由,没有内外之分。具体在服饰穿着上,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T恤。这个原本属于的内衣的衣物,在经过猫王在1950年代的叛逆之后,变成了今天的最普通的穿着,这就是「内衣外穿」的最好演绎——当然1980年代麦当娜将盔甲般的胸罩穿上台,更是夯实了这种颠倒内外的现代人的着装方式。

同样,柯布西耶与密斯等提出的现代建筑的框架结构,是对古代建筑的墙筑堡垒的反动,其打通内外空间,强调通透性、独立性的思路,一直发展到蓬皮杜艺术中心的结构与功能部件的袒然外露。

1990, Japan — Madonna performing on a bed during the Blond Ambition tour. — Image by © Neal Preston/Corbis

然而古代可不是这样,至少中国的古代。刘瑞璞先生在研究清末民初的衣物拼缀中发现,古人在衣服的磨损之处的拼缀,都是在里面,而不是衣服的表面。既然是在内里,那用料大多不讲究,无人关心其用色、形制,只要能保证外表完整美观。这种在看不见的地方用边角料、剩余布料拼补,努力维持在表面的、看得见的地方有一个完美的呈现,是汉民族自古以来的一种习气,是「外尊内卑」的体现。内外有别,且外人比内人重要,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深入骨髓的价值观,从历史的最深处说,应该是「崇礼」思想所形成的几千年的传统。人的价值主要来自于人际之间,来自于社会,来自于外界……在衣着上的表现,就是尽量穿得体面。泼天的富贵荣华,可以通过衣袂上完整的织金纹饰得到体现,如果哪个纹饰稍有磨破而没有修护如新,说明家里出了大事了。中道人家的隐秘之处,是各种各样的拼缀、修补——从布料衣物,到财物名堂,到人情世道,往往「不足为外人道也」。

深蓝土布大褂内部贴边结构。图:《中华民族服饰结构图考》

与之相对照的,是乔布斯的一个著名的典故:他不止是对电脑的外观要做到完美,这种审美的苛刻也贯彻到电脑的内部,主板、内存、风扇等排布要整洁好看,连电路板的也要整饬有序,即使人们看不到。他跟花森安治是一条道上的,而跟中国人是截然相反的。

一个破坏性的案例是川久保玲,1981年她将毛衣打出一个个破洞,让模特穿上台,这在 古代中国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的——即便是同时代的西方人看来,也是离经叛道的。但「 现代性 」不就是这样吗,那些破洞所打穿的,是自古以来的「内外有别」,而它所希望展示的,也许是花森安治的那一份只有自己知道的「洁白如雪」。

只是今天,对这种打通内外的现代性有必要做一个反思了,而传统中国人的穿着观念——内外有别、外尊内卑——是不是仍然值得我们认真对待?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