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因为李子柒,想到小森林,再想到日本的美国崇拜

对我来说,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日本人普遍具有的「 美国崇拜 」。

食物上,普通日本人已经很西化了,面包、咖喱饭、沙拉、啤酒、刀叉等,是受二战后美国面粉输入日本的影响

穿着方面,喜欢美式风格,从山本耀司(他跟好基友维姆·文德斯坦言他们是同属受美国影响的一代)、松浦弥太郎……到木下孝浩,都充满了对美式着装的崇拜,后者尤其推介美国西海岸的街牌和休闲服饰,想LEVI’S, RALPH LAUREN等,包括美军制服等,都是他们的心头好。这几年流行的vintage风潮,基本都是对二战前美式着装风格的崇拜。

需要注意的是,二战后日本的崇洋,是不同于二战前的,比如「洋裁」,这是明治维新后尤其是大正年代的风尚,跟二战后对所流行的西方时尚是有差异的。彼时日本的崇洋多少有独立自主的根基在,但二战失败,是败给了西方,尤其败给了美国。这让日本人彻底抛弃了之前多少还有一点的那点自尊,全面倒向美国——这就是所谓的「强者崇拜」。

对美式风格的崇拜,这给日本人的创造带去了很强的现代感。现代感,这就是《小森林》与「 李子柒 」的区别,李子柒的穿着风格是棉麻、汉服,缺乏市子( 桥本爱 )的那种现代气息,而市子在《小森林》里的第一道餐点,就是一款别致的蛋糕,连老妈的外国男友都很惊叹,这蛋糕是怎么做出来的。

《小森林》的第一道餐点,是一款纯白色的奶油蛋糕。

这可能是中国不同于日本的地方,我们缺乏某种现代感(西方化)。二战后的日本,在某种程度上算是美国的殖民地,他们的思想、流行风格,都很明显地有美国烙印。在「 改开 」之后,中国也有长达30多年的美国崇拜,各种现代思想、新观念、流行风尚,都是从美国学过来的。但中国的态度与日本有差别,中国相对是独立自主一些,而且只是学习皮毛,照猫画虎,我们保留了很多大陆民族才有那种刨除不掉的「根性」,学得其实不得要领,不伦不类——换句话说,是夹生饭。而日本呢,相对于中国就少了一点独立性,很多东西是美国爸爸硬塞进来的,比如面粉,比如摇滚乐,比如当代艺术,比如军队和武器,比如和平宪法,日本其实没什么选择权,他们对美国的接受是从内到外的,相对比较彻底的,包括思想意识上——现在日本的年轻人,跟东亚其他地区年轻人的最大差别,就是尊重个性,尊重多元性,比较有民主自由的思想,而中国、韩国等地的老百姓,还是有很浓重的东亚文化里的奴性基因。最简单的一个参照,就是流行事物的方式,中国和韩国是比较无脑的、一窝蜂的,且相对比较激烈,而日本人相对比较分众、理性,更接近西方。这也是为什么,西方人在说到自己的西方文明时,除了大西洋两岸,也经常把日本囊括进去,在他们看来,日本人算是他们的自己人,比如「西方七国」。

换句话说,中国其实是在学习美国的过程中,无意识地用东亚式的「顽冥不化」保留了自己的根性,而日本在二战后是被迫地、无奈地接受了美国文化的殖民,但现在反而是欣然接受这一西方化的。当代的日本,可以说其实已经是西方的骨架,表现出来的皮肉是东方的,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曾经是「和魂洋才」(从和魂汉才而来),现在则是「洋魂和才」。

这也是为什么待在日本的李如一,发现日本人居然有对自己的猎奇(猎奇即正义),一点没心理障碍。因为日本人从骨子里,已经变成了西方人,他对自身曾经的传统文化,也跟西方人一样,有一种主动的猎奇感。

ps,梁文道最近写了一篇推介朋友书籍的序言,也讲到为什么日本人可以毫无顾虑地接受外来文化,无论是「汉才」还是「洋才」,都能将其与自身的传统文化融合得很好。他援引丸山真男的分析,是说日本的传统是一种「无结构的结构」,过去的传统与未来的事物,都可以同时并置一处,是去除了时间性质的「并构」。很有趣的一种解释。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