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翦商》之一

几年前记录的「关于周翦商」的笔记,提到了主要内容是一篇叫《华夏新生》的澎湃网的文章,作者就是李硕,如今手上拿的这本《翦商》,就是那篇文章的「极致扩充版」(许宏)。

在那篇笔记中,除了李硕,还引用了郭静云、杨照,以及阿城等人的一些说法。

综合来看,上述几人的叙述虽然有些差异,但对武王伐纣都有个一个共识:这件事情是改变华夏文明的最大的事件。李硕则直接认为,翦商之前是“华夏旧文明”,是神权性质,伴随的最显著现象就是人祭。周人翦商之后,是“华夏新文明”,以人文主义代替神权,推崇世俗、现实而非精神世界,这奠定了后续三千年的中华文明的基调。

尤其有意思的是,商人之所以待羌人如动物,「卯三羌二牛」,将羌人与猪牛一样开膛破肚,是因为他们认为羌人没有信仰,没有神灵护佑,与动物无异。

周人与羌人同源(如今学界有「汉藏同源」之说),也不信神……延续至今,华人(中国人)在整个地球上,都是少见的无神论族群。

我们是不被祝福的,甚至可以说是被诅咒的。而被诅咒,很有可能是一种智力优越的后果,纪录片《Cosmos》里,特洛伊公主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她看到了未来特洛伊的陷落,因此她比所有人都痛苦,这就是被诅咒了。

突然又联想去年看科幻剧集《异星灾变》里的设定:无神论文明与有神论文明之间的终结大战,导致地球文明的灭亡。剧中的现实层面上是无神论者拥有先进的科技,但在创新性上不及有神论者。死灵机器人就是有信仰者创造的,无神论者创造不出来。这个逻辑中国人理解不了。这可能是中国人与「外国人」——即中国以外的人,一个根本的差异:在有无信仰这一点上,无论伊斯兰与基督教之间的冲突有多大,他们都是同一个阵列里的;同样,即便印度与中国有很相似的地方,但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国人无信仰,而印度人则几乎神灵满天。「什么都不信」,在价值观上,印度、伊朗、阿拉伯、黑非洲、拉美,这些所谓的第三世界,其实统统都没法跟中国站在一起,人家没有在心理上理解到你。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是孤独的——所以自古至今,我们总有一种要与世界隔绝开来的底层冲动。

即使在东亚世界,中国也几乎没什么朋友:虽然上古羌人据说也不信神,但羌人的后裔之一藏人,却是世界上信仰最虔诚的民族之一,藏人从心底里其实是看不起汉人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汉人更像动物,生活的唯一目的就是生存,不择手段。他们的判断趋向于两极:要么中国是外星人,不属于地球;要么中国人是如同动物一般的存在。

其实真正的文明都应该是有信仰的。《异星灾变》里的太阳神教只不过是比较典型化的表达。正如播客《文化土豆》中嘉宾高高说:

信仰跟开智有关。当一个生物诞生了智慧,随之而来就会产生希望、恐惧,这些都会催生信仰。信仰跟群体社会,跟权力结合,就会产生宗教。

知乎有个回答称,好莱坞很多编剧(大部分是犹太人)都很喜欢《人类简史》的作者赫拉利,而赫拉利在书中对人类文明最重要的一个论断,就是「讲故事」的力量不可阻挡——智人与尼安德特人之间的战争,就因为智人能创造出虚构的故事,以此形成团结、希望、创新的力量,从而赢得了战争,取代了尼安德特人,成为地球文明的唯一代表。智人有信仰,而尼安德特人更像动物,只是简单地生存。

换句话说,其实务虚比务实更为有用,尤其是人类。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