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确定性,再一次

疫情前,2019年的冬季,有一个机会去迪庆考察手工纺织,我们都对诺乐(Norhla)非常喜欢,还特意去宗喀巴古城参观了刚开设不久的诺乐店铺。路上老总说明年得安排去诺乐工坊的参观,然后聊到了德成益西(Dechen Yeshi)这样一个美国姑娘,为什么能在苦寒之地待下来,而且还能做成这么好的一个品牌。在老总的追问下,我说了一个观点,立刻引来所有人的哄堂大笑,大家都笑嘻嘻地说,老易你就在迪庆找个藏族姑娘嫁了吧。

我说几年前看她的一个演讲,真正促成诺乐能落地生根的改变:她跟当地人恋爱了,而且还结婚生子了。这个事儿让当地牧民心里开始认同这个美国姑娘,她开始变成了“他们”中的一员,因此她所提倡的、劝说牧民们去做的那些事情,比如怎么收集牦牛绒啊,怎样纺纱呀,如何改变织造方式啊,要做出怎样的牦牛绒产品呀,为什么要去柬埔寨和尼泊尔学习啊……总之,当地人开始认真听她说的话,并且慢慢试着去做,何况如果真的做出了一些实实在在的成绩,这会让当地人越来越认同和接受她所带来的改变。如此,最初的团队就形成了,诺乐的事业也开始有了起步。

当然,第二年计划去拜访诺乐工坊的安排,因为突然降临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自然就取消了。

至于那个视频,2015年德成益西在台北一席上演讲,今天找出来重新再看,除了“跟当地人结婚”这个最有效的落地之法,我印象更为深刻的,是她简单说明了一下作为一家公司的诺乐:

We are a vertical company.

So that means that from the collection of the raw material: yak wool, to the production and design, and now more and more as we emerge a brand to the marketing and sales.

we are in control of the entire of chain of activities.

So WHY is it necessary that we control the entire chain?

Because in the world where everything is becoming increasingly fast fast fast and cheap cheap cheap, Norhla is trying to produce something with a soul.

Beautiful things that make a difference, and tell a story are becoming rarer and rarer in today’s world.

At Norhla we are not about making a few wealthy people wealthier, but rather it’s about creating a product that becomes a sorts of employment and that the creator takes pride in, and the final owner can cherish and pass down over generations.

And in order to ensure that all our values are met, it is crucial that we are in control of the entire chain.

这段话对我有直接的启示意义——从2012年第一次在北京的尤伦斯(UCCA)听到诺乐的北京代表多旦多杰的分享会以来,诺乐一直是夏木最直接有力的启迪性品牌。我们都是从原材料开始,他们是牦牛绒,我倾注的是苎麻,但是运作方式相当不同。我一开始就知道应该往品牌方向走,但实际运作却一直走的是材料供应商的角色,主要靠2B的业务,并没有真的直接面对消费市场。而诺乐一开始也没有面对消费市场,而是先给各大奢侈品牌做订单开始,后面几年才开始面对终端,不过也只是欧美西方市场(虽然真正的消费者可能还是国内居多)。重点的不同是,是否掌控生产链夏木的生产链主要还是协作,尤其是纱线、面料、染色等环节上,依赖于各个作坊合作者,只有终端产品的设计和生产,才在今年建立了小型作坊。夏木的产出一直没能真正稳定下来,说明背后运作问题很大:除了没有投资,团队也还是没建设起来。与之相对,诺乐从一开始就有非常清晰的逻辑:找到原材料,先让其形成稳定的供应链,然后就是建构生产链,组建团队,找什么人做什么事,怎么做。譬如为什么要从尼泊尔请来熟练的织造者,来培训甘南的牧民,按照新的方式进行织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高品质的围巾,以供给顶级奢侈品牌)。而这么做的前提是,你能找到海外客户,能带来稳定的订单/市场,这就依赖于德成益西家族里的法国贵族背景了。这是基因上的重大区别:我所能依赖的只是在京沪两地工作多年所形成的networking,没有像德成益西这种家族背景。

但即便有家族背景,你对一个事情的愿景,以及从事这份事业的工作态度,也是决定性因素。就像有句话说的,“比你优秀还比你更加勤奋”。如果你的底子不行,你势必就应该有更加清晰而强烈的愿景和工作态度,而不应该在这些后天可以努力的方面掉链子。

而诺乐真正好的地方,就是她提出来的愿景,以及她的工作方法,是更值得学习的——也是唯一你能学习的地方(反正那种家族背景你也学不了)。

当年初看这个演讲,除了关注到落地生根(结婚生子),也注意到她提到的一个词:灵活性。就是说不要死守原本的那几条方法,要学会如何快速应变,有时候学会妥协也是可以的。

而今天再看,第三个给我启示的,可能是最重要的启示,其实也是夏木一直想要努力的方向,就是掌控整个生产链,从源头到终端。为什么?有这个必要吗?可以肯定的说,有!非常必要!就像德成益西在演讲中说的:在这么一个万事万物都疾速变化的时代,你必须掌控整个生产链,这样才能确保你的价值观得到实现。

其实就是我一直给自己的一句slogan:寻找确定性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