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家族

我的母亲欧新华,1954年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白果镇瓦铺村,一个小地名为燕塘的欧姓大族之家。在家族中,她于同辈中排行第三,上有堂兄欧仁甫、堂姐欧穗华,下有堂妹欧卫华等,他们都是大伯欧泽运的孩子。新华的父亲欧泽通,排行老二,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欧泽远。欧泽通当时在浏阳县工作,是一名出色的会计(出纳)。新华的母亲诞下她后旋即离世,幼小的新华就由祖母(娭毑)带大。

到浏阳

1960年,欧泽通在浏阳又生了一个孩子,家里需要照顾,于是不到6岁的新华,跟着祖母和叔叔来到了浏阳。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坐在箩筐里,由叔叔用扁担挑着过来的。

欧泽通一家当时住在浏阳县城的北部,后来叫圭斋路2号(后来的信用联社)的地方,此地解放前曾为浏阳老城墙的北门。此时泽通已经是城关税务所的一名要员,新娶的妻子曾桂珍是一名小学教师,来自浏阳西乡的一个叫蒜洲的河湾。如此一家三口,加上从衡山新来的祖孙二人,这样一个五口之家,靠着泽通在税务部门出色的工作表现,一家人的生活过得虽不算殷实,却也并未忍饥受饿。此时正值大饥荒,也就是官方后来所说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农村饿死了很多人,但在县城的泽通一家,却是相濡以沫地生活着,自此在浏阳这个小县城扎下了根。

1960 年,新华与妹妹瑞芳。

衡山老家

在衡山老家,三兄弟的老大欧泽远,此时面对着父亲欧震亚刚刚去世的后事。欧震亚被当局定性为右派份子,曾入狱多年。后来在给衡山县人民法院所写的请求平反的信件中,上过大学的小儿子欧泽运是如此描述其父欧震亚的一生:

我的父親欧震亚,又名欧祖锡。关于他的历史就我知道的是:在1926年大革命时期,他曾积极参加农民运动,到各地演讲(如在湘潭花石、衡山白果等地),宣传马列主义,鼓励农民起来同国民党、土豪劣绅进行斗争。但由于「马日事变」,大革命失败,他是被国民党捉拿屠杀对象之一。据家里人说,他在他姑母家躲藏一个多月后,处于无法保命的情况下,才投奔国民党军队中当兵,在部队中任过少尉司书、中尉副官、上尉副官,在伪玄龙部队任过副营长等职。日本侵华湖南沦陷前的1943年他就脱离了伪军,辞职回到老家,在乡里各小学教书,后在白果乡兼任过伪乡长(三个月)、民政主任等职。1946年起他就专门从事教育工作,先后在湘潭县的日华、衡山县的晓南、白果、贯底、东湖等地任小学教员和教导主任,一直任职到1958年。解放后,他参加了多次政治运动,将自己的全部历史都曾经多次向党做了交代。可是在1958年下半年将他逮捕,1959年判刑7年,1960年因病保外就医,死于家中。

三兄弟的母亲,欧震亚的妻子,名为杨掌珍,生于1901年,时为光绪年间。杨氏为衡山县的大姓,家世修养应该是很好,能娶到大家闺秀为妻,可见欧震亚在当地也是有些名头的人物。

可能是受到父亲欧震亚的历史问题,长兄欧泽运大约于1968年投河自尽,其妻亦上吊,被人救下后,不久改嫁他乡,留下了长孙欧仁甫,长孙女欧穗华等。仁甫当时18岁,他后来在信中自述「在农村干了10年」,1970年终于能接替其父的工作:在衡东卫生系统工作,据说是做了6年炊事。后来在1990年代,仁甫自学函授会计,顺利进入衡东县中医院工作。在乡下时,仁甫娶妻杨青云,生长女欧艳辉、长子欧志平。艳辉后来跟随父亲仁甫,也在衡山县中医院工作(网上能查到其论文[1])。仁甫的姐姐穗华,曾在白果镇开设缝纫店铺(1996年信中称言及),妹妹欧卫华似乎随母而去。

在税务所工作的欧泽通

泽通的故事

至于欧泽通,我的外祖父,经过整理,其生平故事大略如下:

欧泽通出生于1926年农历十月廿四,逝世于2007年腊月二十六。据其年老之后的自述,他文化不高,仅高小毕业,曾去过湘西、常德一带,以修鞋维生。

1951年欧泽通参加了新社会的工作,做税务,算账很出色,旋即调入浏阳县工作。解放初年,欧泽通娶妻胡德清,随后于1954年诞下大女儿,即欧新华。3天后德清去世,新华即由祖母杨掌珍带着,她是喝百家奶长大的。1958年,大饥荒之前,在浏阳工作的欧泽通被评为省级劳动模范,于初具雏形的浏阳当地税务系统中备受赏识。同年泽通与当地一位小学教师曾桂珍结婚,两年后桂珍为其诞下次女,取名瑞芳。桂珍坐月子需要人照顾,于是泽通去信衡阳,由弟弟欧泽远护送母亲杨掌珍及大女儿欧新华来浏阳团聚、生活。

欧家在浏阳县城生活了十多年,生下瑞芳后,40来岁的泽通又诞下小女儿晓玲。1969年文革开始,上级要求政府各个机关单位到农村下放,泽通带着再次怀孕的桂珍,来到了浏阳西乡一个叫马家湾的村子,这里离桂珍的娘家蒜洲不远。刚到乡下没多久,桂珍就为其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建忠,此时泽通43岁,中年得子,因此格外宠爱。

欧泽通年轻时留影

欧泽通一家在农村住了10年,建房、种地、挣工分,如此到1979年,政策改变,欧家方得以返城。这10年中,泽通将长女欧新华嫁给了一位退伍回来的农民易绍明,婚后第3年,生下第一个外孙,就是我,取名为洪波,因八字测下来,我五行缺水,遂取名时都含水。

1979年欧泽通带上一家回城,没过几年为了小女儿欧晓玲接班,泽通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但他还不到60岁,不过他很快获得县鞭炮烟花总公司的「返聘」,如此又工作了10年。整个1980年代,泽通在浏阳出生的两个女儿也到了出嫁年纪。1982年,在县茶厂上班的二女儿瑞芳,嫁给了县综合贸易公司(供销社)的孔方针,次年生了第三个外孙孔贤明。此前大女儿新华在1981年生了次子易洪卫,为泽通的第二个外孙。小女儿晓玲自唐家园高中毕业之后,继承了泽通自己的位置,在县税务局工作。1987年,晓玲与高中同学蒋亚平结婚,两人曾一同在镇头税务所工作。婚后第二年晓玲生下一子,取名蒋志龙,为泽通的第四个外孙。亚平在税务系统内晋升很快,1991年从乡下回到城关镇税务局工作,随后1993年浏阳「撤县上市」,1994年全国税务改革,亚平成为了新成立的浏阳市地税局首任局长,晓玲则留在了国税局。应该说,晓玲亚平是泽通的儿女辈中最令其骄傲的。

八十年代嫁女儿,到了九十年代就轮到给儿子找工作和找媳妇的事儿了。建忠初中毕业后进了中专学技工,之后去长沙县的高果糖厂工作了几年,不久回了浏阳,在街上开了一间服装店。这期间建忠自己找了个对象,是人民医院的医生朱辉玲。不久女婿蒋亚平为建忠介绍了一份在长沙县榔梨税务所的工作,如此建忠也像父亲泽通一样,进入了税务系统,吃上了国家饭。1996年,泽通在市委招待所举办了盛大的酒席,儿子建忠与辉玲结婚,次年生下欧楚唯,至此泽通终于有了一个嫡长孙。

诞下长孙之后,泽通也算正式进入了晚年。他这一生从衡山到浏阳,从县城到乡下,成为浏阳税务系统的一位奠基者,为了一家生计,退休后仍然辛劳工作,一直忙到儿女终于成家立业。操劳了一辈子,暮年骤至,病痛也如冰炮一样从天而降。首先是1999年,妻子桂珍突然中风。进入21世纪之后,泽通自己也中了风,时间当是2001年。起初还时好时坏,到后来越发不省人事,到2005年左右就屎尿不管,变得谁都不认识,甚至还曾在街头走丢,在野外懵懵懂懂地流浪了两三天。2007年1月6日,没等到过年,泽通就去世了,享年81岁。

1970年代,身在平江的欧泽远一家与母亲杨掌珍合影

欧家

泽通的弟弟泽远,是很令他骄傲的「五十年代少有的大学生」。文革前,泽远被调到平江县工作,参与创建了平江县气象局。1960年代,泽远迎娶长沙县五梅乡的王正义,婚后二人生有三个女儿,分别为欧晓雯欧晓红欧晓霞

泽通的母亲杨掌珍老夫人,在浏阳照顾了几位孙女长大后,一同经历了文革下放以及返城生活,随着孙儿欧建中长大,家中住所有限,老夫人曾短暂回衡山住了几年。到了八十年代,老夫人年事已高,泽通愧疚于路远无法尽孝,遂又将母亲请回浏阳,安置在乡下大女儿新华家照顾(也就是我家)。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年,老夫人在这个陌生的村子里,由她拉扯养大的孙女新华悉心照顾着,尽管两个曾孙(即我跟弟弟易洪卫)偶有调皮刁蛮之处,但她也一直乐呵呵地,安然恬静地一直活到了1990年。老夫人去世后泽通悲痛巨深,按照衡山老家的传统,做了三天道场,以土俗将母亲安葬于女婿家的山中,一个名为「角山背」的小山坡上。后来泽通阖然离世,儿女商量,将其安葬在老夫人之墓的下手处,有母慈子孝之意。两年之后,2009年,泽通那同样罹患老年痴呆症的妻子桂珍,也撒手人寰,两人合葬一处。

泽通唯一的儿子建忠,自进入长沙工作后,事业日渐稳定,开始在长沙安家置业。妻子朱辉玲随后也调往省城,在省妇幼医院工作。其子欧楚维,2016年到考到河南读大学,4年后回到长沙,考取湖南大学的金融硕士专业,成为家族内第一个研究生。此前的几个外孙,大多也读了大学,除了大外孙(也就是我),其余几个在2010年代也都结婚生子,孙辈们都算安定了下来。如今泽通的四个儿女分成两地生活:儿子建忠和小女儿晓玲在长沙,大女儿新华和二女儿瑞芳仍然在浏阳。尤其是大女儿,在文革中出嫁之后,从此就留在了乡下。除了儿子建忠,泽通的三个女儿如今都当了祖母,人生也步入了后半段。虽则有几年受其母亲桂珍的乙肝遗传,三个儿女都经历了一些病痛(大女儿未受影响),甚至一度命悬一线,如今大都健康无虞,也算是欧家有福。

1981年,欧家老夫人杨掌珍八十大寿时,全家在浏阳合影。最左边抱着的小孩就是我,易洪波。

关于欧家的资料,除了欧新华讲述和我本人记忆之外,也查找了一些文件、信笺,大多数保存在浏阳市指背冲42号老宅中。

欧泽通参加了1958年的「湖南省第三次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属于省级劳动模范,时年30岁,文化程度标为「高小」。

1989年,攸县的欧忠新来信,其父突然过世,他还未成家(未婚妻姓杨),全家很伤心,感谢伯父(欧泽通等)千里赶来吊唁,此后他将常常来信告知近况——后来他与湘潭的哥哥欧志新一起搞「木材家具」,求伯父在浏阳找木材。为此欧泽通跑了不少路,为远方侄子的生意帮了不少忙。

1991年欧泽建来信,称呼欧泽通为「细哥」,仍住衡山县,在总工会工作,他在信中表示随时欢迎细哥来南岳,因欧泽通曾表示要去南岳一趟。另一封信写于1999年3月18日,一为去瓦铺子清明扫墓准备修祖坟,二为去欧家町(湘潭县欧家町欧家祠堂,就在白果乡隔壁,离瓦铺村32里路)找「欧氏十修族谱」(即著名的「积堡欧氏十修族谱」,1942年),为家谱中后辈名字与「细哥」商量定稿(7月信中,泽建将瑞芳的辈名从「长瑞」改为「长瑶」)。从信中看,瓦铺欧氏这一支为「欧五星堂」,原有「五星堂长生录」为家谱。

1994年,远在吉林207医院的一位堂弟欧泽选来信,回答了欧泽通关于欧建华(即欧建忠)乙肝治疗的事情。泽选提及自己已经56岁了,膝下有三个孩子,还未工作。

同样在1994年,欧仁甫来信,告诫堂弟欧建忠的抱怨工作问题,建议其「利用业余时间学点专业知识」,并举例其堂姐穗华的女儿白勇,自学财会,如今在一家公司做会计。

从信中看,欧震亚还有几位兄弟(他曾在姑母家躲祸),各自生的儿子都为「泽」字辈。欧震亚的父亲应该是生于1889年,因为1998年泽建在信中说明年就是祖父的110周年诞辰。

至于欧家的衡山老家,首先是白果镇,位于衡山县以北,被称为后山地带,即著名的南岳衡山的北面,与湘潭县交汇——此地离齐白石的老家不远。白果镇旧名为「白果市」,是远近有名的市铺糜集之镇,古镇沿涓水而建,据称此地有一颗高大的白果树(银杏),每年为人采摘入药,遂得名。欧泽通的父亲欧震亚,年轻时想必是在白果镇上讨生计,进而谋得更开明的进程,乃至后来出任过乡长等官职。而欧家真正的老家在白果镇以北,一个叫瓦铺村的小村子,更准确的小地名叫「燕岭」。从上述信中得知,八九十年代,泽通一家经常回到瓦铺村,探望自己的亲侄族人,与衡山仍然有很深的联系。杨氏老夫人去世后,泽通在帮助侄儿弄木材的同时,也运来了五株白果树,令大女儿新华栽种在宅前屋后。至今,五株白果树仅留下一株,就在新华乡下宅子的地坪旁边,每年秋天长出一树的金黄色,看起来灿烂明亮,令人移想到欧家的老家白果镇。

2020.3 初稿 2021.2 修改


1980年,新华回娘家,与继母和妹妹在二楼合影

[1] 「早期干预对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预后的疗效分析」,欧艳辉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