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挂山记

今年是回来的第三年挂山(扫墓),照例是马鞍冲(也叫马鞋岭)的三座坟,靠山顶的是祖父易礼端的坟,在它下面不远处是继祖母宋氏的坟,然后从冲里出来,在冲口处,正对着“下塘”的山坡上,是祖母谭氏的坟。

祖父的坟被一丛开满花的山桂花覆盖了大半

今年祖父(公唧)的坟上,一树开满花的枝头横斜着,应该是前一阵落雪压下来的,坟头落满了花瓣。整个坟地因此飘满花香,弟弟一到坟前就说特别特别香:你们没闻到么。我问父亲这是什么花,父亲不语,他其实并不晓得这是什么。后来我用手机上的软件拍照扫描出来,才知道叫“山桂花”(网上说在湖南以平江分布较多,平江跟浏阳、醴陵算是湘东的三个穷兄弟)。

不过终究是扫墓,我们把这一支山桂花砍了,让坟头敞开些,清理坟头的杂草,打扫一年的落叶枯枝,然后插了香烛,摆上祭品,点了爆竹,烧了纸钱,并敬了一杯酒。父亲说,当年队上两个帮着挖坟埋棺的两人发了粮食作工钱,一人才半斤米。我当时反应:也太奇怪了,死人是饿死的,没得吃,但死了之后别人埋他却可以得到半斤米。他死前要是能得到这半斤米,可能就不至于饿死了。

三个人轮着给坟墓磕头,我第一个,弟弟接着,最后是父亲。磕完头下山时,听到身后的父亲给他的父亲念念有词:还要保佑大伢唧(大儿子)今年能有个对象,结个婚……

下面靠近山脚的坟头相对简单,是继祖母的,也就是祖父的第二个堂客(老婆)。父亲念叨说,我小时候是喊她婶唧(弟弟冷不丁说,姓宋……他居然记得),她做不了什么事,爱干净,早上洗脸要洗很久,用草(稻草)扎成小把子,一盘水,搞一早上。我奇怪,洗脸用草把子?怎么洗的?父亲不语,可能也并不清楚。

给继祖母挂完山,然后就出来行到马鞍冲的冲口的山坡上,这座坟是祖母(娭毑)的,比前面两座坟大很多,坟前有一颗直耸耸的柏树,像箭一样高高地竖立着,四季常青。父亲说这是当年他爸爸当年亲手种的,有两棵,另一棵不记得什么时候倒了。弟弟好奇这座坟怎么格外大一些,父亲说那还是冇搞生产队的时候。我补充道,是1950年,那时爸爸还小,才3岁,家里还是老的那种大家族,在这地方(浏阳西乡汉塘)还是有大势力的,公唧又是长房的,长房的大堂客去世,在当年还是比较隆重的,那时还没有公社化……而公唧死的时候是1960年,已经是十年后,正是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了,你想他死都是饿死的,穷得叮当响,爸爸成了孤儿,哪里有能力搞大坟……

从祖母的坟上看向月形山的家

扫完墓,父亲带着我俩,去螃蟹坡(Pang Hai Po)看看我家的两片山地。我家在这里的山,有茶山、柴山之分……提到柴山,父亲说以前马鞍冲都是我家的柴山,他说的“以前”是指解放前。父亲仔细寻找了界限(Gai Han),比如他某年挖的「垱」(也可能叫阶级 Gaiji)、一株五姜树、一段沟渠,或一棵大枞树等。我认为应该竖一块牌子作界限才更清楚。

在马鞍冲的冲里面,我家也有一块山地,面积不小。从水塘坎沿线上山,就是界限,左边是隔壁中叔家(易中林,易树斌次子)的,右边就是我家的。界限上有一座墓好的坟,是隔壁姥唧(曾叔祖母)的,我小时候很喜欢的一位姥唧,手上有一个戴了一杯的玉镯。另一边的界限,是一棵大枞树,我们父子仨在里面找了半天,才找到那棵大枞树,弟弟看明白后,只叹面积不小,可以开出来栽茶树或什么。

看山时顺便采到的菌子

午饭后还去老家的右手边,在岭脚处的一座坟,很多年没扫过的,是曾祖母(姥唧)也就是父亲祖母的坟。父亲年幼时,家里主要有他的祖母、父亲、母亲,总共四口人。他三岁时母亲去世,然后随父亲与祖母三人从夹坪(Gah Piang)迁回月形山,跟叔叔们在易家老宅一起「过苦日子」。他回忆道,小时候爱玩,有一回冬天给牛喂草,他调皮拿床铺上 的干草喂了牛,祖母回来后给他一顿打,他印象很深。但祖母是很疼他的,他母亲死后也主要是祖母将他带大的。

前几天父亲在街上碰到一位老人,是曾经在易家老宅住过的,那人说起以前的事,说父亲的祖父易茂林是远近一带四个主要人物之一,是易家的长子,掌管家族的大小事务。我们于是谈起来当年易家分出来的几房,易茂林是长房,易茂山是二房,易登高是四房,三房无后不突出,父亲说小时候山背后周家冲还有三叔唧。父亲总是提及,那时候「隔壁叔唧」(即易登高,易树斌、易树辉之父)去镇头做学徒守铺子(解放前易家在镇头有铺子),他的祖父(易茂山)是一家之长,在整个汉塘还是有点势力的。

祖父饿死之后,家里还有一位后妈和他的祖母(我的姥唧),三人相依为命,但很快祖母和后妈相继去世,此后父亲彻底成了孤儿,与当时住在易家老宅的外来户郑习贵结成伙伴,整日在村里浪荡。据隔壁花叔娭毑(易树斌的老婆)说,那时候两人穿着开裆裤,没鞋子穿,有时候要去偷别人家的番薯吃才能吃饱。实际上父亲与花叔娭毑同岁,她嫁过来时18岁,时为1965年,18岁的父亲还穿着开裆裤……显然隔壁花叔公唧(即易树斌)并没有帮衬到这位连裤子鞋子都穿不上的侄子。

由于多年没有上坟打扫,姥唧的坟上藤蔓杂草长得很茂盛,还有一棵油茶树纠缠着藤蔓,覆盖了大半个坟头,我们花了差不多个把小时才清理出大致的模样来,照例烧香一顿磕拜,点燃了鞭炮后才算完事。

月形山地形图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