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日本的布为什么就是比中国的好

原文在「夏木织物」公众号

“同样的纱线,为什么日本织出来的麻布就是比中国的柔软?”

说这话的是橋本先生,他是浏阳夏布最大的客户,从1980年代起就深入浏阳乡间,挖掘最好手工艺人,织造最精美的苎麻面料。

中国和日本,同享一样的东方文化,在穿用纤维上,我们之间有着相同的文化历史,审美观念也高度相似,具体在苎麻的穿用文化上,为什么即便是中国织造最精美的夏布,也无法成为日本的“上布”(jofu)呢?

今天看腾讯大家上的文章《为什么上海人更愿意守规矩》中,讲到最近PX爆炸事件,进一步探讨了中国为什么发生这么事故。是没有制度和规则吗?不是,中国已经建立起一整套工业生产体系,规则也基本从国外搬移而来,理论上,工业文明的规范应该随之建立起来了。但为什么总是会出这么多事故呢?文中认为,我们是以农业文明的方式进行工业化。作者举了一个初中时“带电操作”的例子,来说明绝大部分中国人“宁愿相信经验而不是理论”的思维行为习惯,并认为这是农业文明的遗迹:

“如果说中国小农式的凭经验行事,对应的是农耕和熟人社会的处世之道的话,那么,德国人的严谨,日本人的认真,则对应的是技术社会的行为特质。这些特质不是出于生理特性和地理特性产生的民族性格,而是经历长期工业社会、技术进程后人与技术相互作用的结果,是唯物史观的精确体现。”

“中国工业化进程只有短短几十年,不论在大工业生产的产品质量监管,还是安全监管的文化上,都很不成熟,缺乏严格的流程意识和标准意识。比如这次古雷PX项目承包商以很低价格中标后,还要下调合同价格,在安全方面的投入也相当不足,而且早有安监专家在检查该厂时发现安全管理状况糟糕,但还是没重视,他总是侥幸,只看到短期的东西,最后出了大问题。”……“管事的人脑子里是农业文化,不是工业文化锻造出的思维方式。这两者最大区别之一,正是对严格的流程和标准的执行,和对产品质量一丝不苟的把控。”

这让我想起前一阵跟“沉默李”(李昀择,男装品牌Taciturnli创始人)聊天时,他提到我应该尽早建立起自己的一套标准体系,从一款布开始,每一步都严格执行,调整,锱铢必较,这样才能在市场竞争中,不会输给任何一个竞争者。

“我是那种先把事情做好了之后,才会做相应推广工作的人,而不是反过来。”说出这话的李,也才26岁吧,几乎是我的对立面。我因为之前在媒体工作过,看事情自然带着一定的媒体思维:脑子里想的一个好故事,或者好看的东西,而不是真正的好东西。我想的都是一个东西的利于附加值,而非其本质。在我的思维中,本质似乎是为了“被看到”而填充进去的,是次要的,是背景。但李不一样,他是不管不顾地,做着他认为对的东西,先不考虑那东西是否有故事——在他那儿,只有先做出一个像样的东西了,故事也就有了。事实上,故事并非不重要,只是对于做产品的人来说,向某某讲述一个故事并不能成为原初的驱动力。只有真正有热情的人,在投入热情的同时还能冷静地用科学的量化的方式执行的,才有可能走出来。

看他就像看镜子一样,我应该好好从中学习。

与李相似的,是Dooling。她是我最早的三个客户之一(其他两个,一个是朋友的茶人母亲,一个是张达),从2013年年初我们就开始合作,那年底我在准备一个新年系列中,因为染色不满意被她骂了一顿:“你本来就是出来要把夏布做好的,如果你布料都没做好,你就想做其他产品,你是要干嘛呢?”虽然我至今认为并没有质量问题,但她说的不错。确实,如果面料的品质不稳定,生产也不能保证,那么这件事情还能持续下去吗?一个品牌的树立,并不是靠“手工”、“传统”之类的情怀,而是靠实实在在的产品本身。像她自己的消化工作室(Digest Design Workshop),每年都会对既有的版型做细节上的微调,这样一个系列一个系列地做下来,就会形成累积,形成自己专有的技术标准,进而形成特有的“消化”式的版型、工艺的一整套文献资料,以档案体系(archive)来建立自己的品牌。这才是真正做产品的路数。

如果我希望自己能做出质量非常好的产品出来,就必须按照“工业文明”的那种一丝不苟的方式去工作。

回到问题:日本的布为什么比中国的布更好。我觉得不只是因为日本人本身对物品更加尊重,做事情更加认真,而是另一种经历过工业革命洗礼的现代文明:他们会对每一个步骤做非常精细的考察,建立起自己的archive。

记得之前,清华美院的杨建军老师曾经说过,日本的手工艺并非秘不见人的“祖传”,实际上,他们将每一个步骤都数据化了,比如染色,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会是这种效果,他们做过大量的、严格的测试,是有PH值进行衡量的,建立了一套有据可循的规则方法的。这些都是可见的、公开的,并非中国的手工艺人那种秘不示人的行业黑道。

工业的,态度的,都是要学习的。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