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像那条狗一样

原文在「夏木织物」公众号

今早被一篇《原创已死》的文章刷屏,标题有点耸人,大致是「一般工作室」的创始人沈文蛟因为自己的产品(NUDE衣帽架)被太多山寨厂商搞到清仓倒闭,于是悲愤交加地在公众号里痛斥+哭诉……

NUDE衣帽架

很多朋友转发了,阅读量已经超过10万+,可见哭诉还是有用的……

有朋友讲了山本耀司的公司私下联系某宝投诉,得到回复是,「我们会重视的」,以及「山本耀司先生不如亲自来入驻」,乃至隔几天出现在山寨店铺首页的「山本耀司本尊投诉我们」的宣传语……

真TM不要脸。

就像那个公然以「MUJI供应商」做宣传字样的网易严选,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稍微耕耘了一下朋友圈

另一位朋友也转发了(后来秒删),底下有设计师留言:「原创没死,他死了」。她觉得主要问题是他们的产品太单一了,自己经营不善。

似乎留言里、以及朋友圈中大部分意见跟此类似。「中国的设计师独立运营品牌,真的太难了。」大家都看到了沈的身上有太多理想的、单纯的设计师色彩,看到了他之所以失败,除了恶劣的市场环境之外,很多人认为他自己的角色没摆好。「设计是重要的,但并不是全部。」「做了一个好设计并不代表在商业上做完了一切。」「今天的原创已死应该唤起的是设计师们对商业市场的敬畏……」

嗯,话说得都很对,一针见血,很理中客,但我怎么也感觉到了一种类似于前几天《十三邀》许知远对马东之后出现的气氛:站在现实的干土上,对泥淖中的挣扎者投以同情。而同情背后的态度,大概是:你怎么那么愤怒?你为什么不能调整一下?你怎么就学不会接受现实?你怎么那么蠢?你怎么那么猥琐、那么难看?

那些上岸了的,成功了的,会站在马东这一边,对沈文蛟许知远们,尽情地嘲笑:你看那人多丑啊。就像周星驰经常在电影里的嘲笑:「你看那个人,他好像一条狗啊」。

再稍微发挥一下

我们的市场经济发展了这么多年,现在已经很难说它发育不完善了,与周围日韩、港台社会相比,乃至于跟欧美相比,反而是发展得太快太便捷了,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诡异之境。「新四大发明」,尤其是支付宝、网购之发达和普及(甚至是唯一的可依赖渠道),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而且容易上瘾。而整个中国,除此之外其实是一片荒芜。就像是荒漠破败之中开出的塑料花,无限的逼真,也许就是失真。

呼唤一个更加公正、公平、合理的市场环境,希望有更完善的法律,呼吁公权力能秉持中立的立场,提供真正的市场监督,执行它本应有所作为的公共服务,不正是作为一个社会中的从业者所希望的吗?这有什么错?作为一名设计师,要承担过多的设计工作之外的工作,去做那些本来就不该由他来做的事情,举凡渠道建设、媒体推广、生产运营等等,这些不应该有更专业的人士来做吗?而他一旦失败,就把大部分责任都归咎在他「不善经营」上。难道设计师本来就应该学习如何做到妥协、放弃、无耻吗?我们社会,不是应该在恪守本职工作的基础上,让行业更加专业、多元、现代吗?如此,让设计的搞好设计,商业的搞好商业,生产的搞好生产,彼此之间可以理解、沟通,相互协作,在理性和契约的维系下,进行现代化的市场运作,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合理的社会运作方式吧。把所有的责任,都归结在某一个人身上,苛责求全,逼迫所有人都去经商,以结果成败衡量一切,以「活下来」为唯一的价值标准,只说「民生」而不说「民主」,看不到Life,只看到Survive的社会,是一个理所当然的社会吗?

个人认为,我们之所以如此,问题不尽然在设计师过于单纯、执拗、卖弄情怀,或者急于宣扬自己的设计、自己的品牌(而罔顾整个配套的供应链、建立市场壁垒、渠道拓展等等),真正的重点,是我们这个社会的逼仄、不正常、劣币驱逐良币。逼迫一个原创的、优秀的设计品牌关门大吉,你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正常的社会吗?(额,再一次意识到我自己是那种追求「好」的人,即知乎上某人评述许知远对话马东的评语:许是古典立场的,追求社会的进步、追求「好的」那些人,而马东是没有绝对好坏标准的、现代意义上的民主立场的人。)真正检讨起来,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一个很深的特点是,没有「界限」感。尤其是我跟香港人有很多接触之后,这个区别愈发显得突出起来。一个设计师,如果不能恪守本分,而是要越位去做管理、做商业运营、要在渠道上布好大局,这本身是不现代的,是不专业的,他很大程度上是会失败的。一个成熟的商业社会,自然会要求人更加专业,也更加强调合作,讲究彼此的界限、责任、理性。何况中国素来讲究「分寸」感,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去做越俎代庖的事情,各安其分才能构建「和谐社会」。事实上,有几个设计师真的具有商业天分?为什么我们要有这么多分工?为什么我们的法律、市场、公权力,不去创造一个鼓励分工合作的环境,去引导各人自安天职,让擅长做生意的成为商业奇才,让专注于技艺的去成为「了不起的工匠」,让喜欢设计的去获奖成为设计明星,而一定要「逼良为娼」?为什么我们要一次又一次逾越规则,要把一缸水搅浑,然后不管三七二十只要摸到鱼的,就是认为是成功者,就承认其聪明、睿智,并依附其上,自以为是地站在「现实」层面,回过头去批评不这么做的人?

「你看他多像一条狗啊。」

最后稍微就事论事一下

个人以为,NUDE衣帽架的死,就死在渠道过于单一,完全依赖平台上。

前天还看到太平鸟的老总说,以前以为「渠道为王」,所以大肆开店,开一个店就是开一个印钞机,钱很好挣,结果这两年销售下滑,关店如潮,于是他认为「渠道为王」过时了,转而抓「内容」:又是推出设计师产品线,又是跟Openning Ceremony合作,很弄潮嘛。所以坊间至少有两句话:一个是渠道为王,一个是内容为王。后者大多是媒体人常常念叨的,好像他们掌握了内容就能呼风唤雨一样。但其实我认为,还是产品决定一切——当然,在媒体人那儿,产品就是内容。只有做出真正过硬的好的产品,才能决定内容如何,以及相应的渠道如何搭建。

这样的例子,举不枚举。往大的说,比如iPhone,这样终极的手持移动终端,加上iOS、iTunes的内容/渠道,完全把21世纪最伟大的公司架起来了。往小里说,就是想「读库」这样的公司。除去真正值得一读再读、且对手无法复制的产品《读库》,他的渠道完全是自己搭建和控制的。他可以不用依赖单一的某宝、某东这样的平台,不用受制于人。当然,前提是你的产品独一无二,是真正原创、不可替代的。善于搞渠道的,大多是商人——某宝就是一个纯粹为商人服务的平台。以前的服装品牌,大多通过专卖店、特许加盟,进驻商场,以此形成可以自己掌控的渠道网络,而不是像很多独立品牌,往往依赖于买手店、展销会(但事实上,时装业,乃至任何一个市场竞争充分的行业,都应该有原材料、生产制造、成品批发分销的服务链条,能够允许独立品牌+代工厂+买手店这样的模式出现)。设计师出身的品牌,个人觉得,在中国,还是尽量避免依赖单一的平台,你还是得像八九十年代的创业者那样,自己去建立「一条龙」的生产和销售体系吧,什么快公司、轻资产、新零售,都是忽悠人的,老老实实一步一步自己走出一条坚实的路吧。

另外一个致命之处,就是他过于张扬。这篇公众号里贴满了他的设计获得了多少奖,得到了多少好评。如果你的后端没有跟上,而急不可耐的曝光、宣扬,那自然会成为别人群起而攻之的对象。不抄你抄谁啊?反正你也就是靠淘宝,门槛还这么低,出货那么少,售价还那么贵……一条腿迈在了前面,而后面那条腿跟不上,甚至是缺胳膊少腿的,本身就残疾人跑路,本来就会摔跤的,还指望市场能宽容你给你时间?真正牛逼的品牌,不会只做一个爆款,完全依赖它,而且还只通过唯一的渠道销售……以往说「偏执狂才能生存」,现在看来,偏执狂最容易找打,还不禁打,一打击往往就是致命的。打铁还需自身硬啊,你是来打仗的,不是来邀功打赏的,先把自己的一身硬功夫练好了再出江湖吧。

额,这些,主要是说给我自己听。SUMMERWOOD要活下来,虽然不擅长,但还是得老老实实去做生产,好好建立自己的渠道,认真地做好市场,不然,撑到现在,还不去死(像沈文蛟一样),有何意义?在自顾自、狗咬狗的社会,先做好一条四处觅食的野狗吧。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