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爆竹三事

原文在「夏木织物」公众号

1979年7月,我出生的那个月份,坂本龙一、细野晴臣、高桥幸宏的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在美国发行了一张同名专辑,《Yellow Magic Orchestra》,这是他们第一次在西方爆得大名的专辑,尤其是里面收录的《Firecrackers》,轻快、清脆的声音戏谑性地模仿了东方社会里的鞭炮声,让老美甚是好奇和兴奋。

很多事情从那个年份开始,除了YMO的名气,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之间外交关系的建立,中国对越南的战争,苏联对阿富汗的大规模入侵,伊朗所发生的革命与政教合一统治秩序的复辟,撒切尔夫人当选成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第一位女首相,关税贸易总协定的终于签订(即现在的WTO)……以及,我的出生。很多事情,一开始就已注定,冥冥之中自有联系。

最近,我比较关注的网络活动家不鸟万如一(李如一),推出了一个新的关于日本的播客节目,名为《灭茶苦茶》。在其序言里,他提到了YMO的这首《Firecrackers》,他要借此说明的,是细野晴臣他们几个日本人,活用了西方人的「东方主义」。这种appropriation,以往是处于文化高位的欧美人对于其他文化的一种不知甚解的「挪用」,背后是有西方中心主义甚至是殖民主义的心态。在1960年代之后,这种西方中心的观念已经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的,现在白左们特别忌讳这种exotic——当然特朗普所代表的底层白人,仍然持有这种白人优越性的观念。但如果一个本来处于「他者」文化位置上的人,比如日本人,他们居然采用了同样的手法对待自身的文化,直接在自己的作品里挪用了「鞭炮」这样的词(及背后的文化意向),而且这是他们三个人用电子音乐的方式,诠释了美国猎奇音乐之父Martin Denny的同名作品《Firecrackers》。这就是一种基于文化自信的反转:以活用对待挪用。YMO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对于俗称为White Magic的白人主宰的古典音乐的反动,细野晴臣因此将Yellow Magic Orchestra描述成黄种人主宰的全新音乐类型:电子音乐。据说有R&B音乐宿将称,正是YMO启发了黑人音乐,从蓝调、R&B,到RAP等,最早都可以追溯到这三个日本人所创立的YMO。

听到这些典故的同时,我恰好做了这样的设计:将某个年代的民间物品的包装设计,比如同为浏阳名产的鞭炮(firecracker),「活用」到一个不同的载体比如夏布之上,并加入了自己的诠释,以及误解。只不过,我没有意识到这种「culture appropriation」(文化挪用),我所极力模仿的,其实是安迪·沃霍尔的方式,将Campbells Soup罐头刷一墙。


设计成一件两侧漏风的风衣
浏阳鞭炮

做这样设计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到YMO最初的专辑里,居然隐藏了这么一个典故,背后竟然能勾陈出这么多具有文化比较的涵义。兴许这也是冥冥之中的暗合吧,也说明我们对夏布进行再设计,所选择的更偏向当代观念与日常经验、而非传统文化或非遗茶艺等退回去的路数,是更为正确的、也理应更具信心的方向。

事实上,这次在北京设计周期间的展览,只是这个系列设计的头一次尝试。接下来,我希望能把这个「爆竹系列」进行下去,做得更为完整,更为深入,真的能诠释出关于浏阳这个地方,那些民间的、传统的,仍然还有一些活力的俗事俗物,在新的载体上,呈现出更一些当代的意味。

SUMMER IN THE RAW
夏木与厌式房间
SUMMERWOOD & IIISITU Studio
9月25日 – 10月5日
北京劝业场3楼69号/74号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