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家名叫Google的织物设计公司

原文「夏木织物」公众号

前几天,谷歌(Google Inc.)发布了一堆新硬件,最大的亮点,就是提出了AI First,以取代Mobile First——其实也是偷师自川普的American First吧。大多数人看到的是新手机Pixel 2、新笔记本Pixelbook,但我们要关注的是新款家庭助理:Home Mini,这款售价49美元的智能语音助理看起来像一块烧饼,外表是网纹织物,有三个颜色的款式,布料上能够显示LED信号光,可以播放360℃的声音,隔很远也能听到你的问题并作出反应,比如找个手机、报个天气、放首歌、查个单词什么的。

发布会的第二天,快公司(Fast Company)网站上就有专文,讲Google是怎么做出史上最具进取心的设计,举的就Mini的栗子。据说谷歌测试了157种深浅不一的灰色,以确定Mini的颜色能够正好隐藏在日常生活之中,但是该显出来的时候又很容易找到。

Google Home的领头设计师是来自瑞典的Isabella Olsson,曾创造了Google Glass的她说:“家是一个非常亲密的地方,人们对家里摆放东西是很挑剔的。你总不能用一个黑色塑料壳、带一堆按钮、偶尔灯光还能亮瞎人眼的东西,来填充你的房间吧。我们提出的解决方案,就是又简单又有用,平常在后台默默地工作,你需要的时候它会很有用,不需要的时候它就静静地待着。”于是这一次我们看到的,就是一种不太确定的灰色:它好像漂浮着,用的时候自自然然地就出现,不用的时候几乎不存在。而与之相配的,则是一层温暖的、可摸可碰的织物外层。


Isabella Olsson和她的爱豆合影,来自她的Instagram

与与酷炫精致的苹果不同,作为互联网公司,谷歌推出的硬件产品,都有披着人性化的“外衣”,特别喜欢以织物布料的表层来表达温暖的、平民化的、有触感的产品风格。苹果喜欢亮晶晶的质感,比如上一次的iPhone 7的「黑亮色」,iPhone 5C的果酸色外壳,以及20年前乔布斯回归时推出的第一款产品iMac,都是透明的、亮晶晶的糖果般外观。唯二能把苹果拉回真实生活的自然质感的,就是Apple Store里的原木质感的桌子,以及iPad的各种真皮保护套,只有这些表皮才能让人觉得苹果还可触摸。

而对于人类来说,“抚摸”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亲昵行为,光滑的、亮晶晶的物体,带有一点距离感。而凹凸不平的、带有绒毛、光泽暗哑的、中性的表层肌理,就像皮肤一样,对于人类来说是天然会想要去抚摸和亲近的。人类下意识地想要彼此肌肤相亲,就像猩猩喜欢相互梳理毛发一样,我们渴望去抚摸另外一个人。而在产品中模拟这种人的肌肤,或直接采用“第二层皮肤”的纺织布料,就是科技公司,尤其是以“人工智能第一”为未来基石的公司,自然会倾向的设计方向。

根据快公司的描述,为了做出这种温和的、有摩挲感的外观,谷歌专门定制了一款布料,甚至使用了定制的纱线。因为布料具有那些与人亲近的独特审美和功用,谷歌尽可能地采用独特纱线,与纺织企业紧密配合,通过设计面料,以精确地达到它所希望获得的外观,触感,及其性能表现。为了做出中性的,略带一点温暖、沙石质感的色调,谷歌测试了157种不同的灰色。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色,谷歌称之为Chalk(灰白),另外还有深灰色的适合摆在电视机旁边的Charcoal(炭黑),以及稍显个性的Coral(珊瑚红)。它们都带有磨砂石的质感,看起来就像块搁在阳台上的鹅卵石。谷歌还将它们设计成手机套、耳机盒,整个Home系列有着高度协调的美学风格。

在采访中,设计师说Mini的织物外层采用的是pique knit织物,即业界所说的“珠地布”,它通常是用来做Polo衫,表面肌理貌似一颗颗小钻石。除了网纹布的肌理天然适合音质的吸收和呈现之外,谷歌对纱线进行了定制,以便更好地显示LED的光亮。看起来与平常布料毫无二致的布面上,幽幽地闪现出电子信号时,一种奇异的Retro未来感便油然生出,这就是谷歌希望呈现的有别于苹果那种酷炫质感的美学方向。

Isabelle Olsson最近的Ins,就是表现Mini所使用的布,从它的飘扬到成为Mini的表面。

并不只是智能音箱或语音助理这类跟声音相关的产品才会使用纺织布料,这次谷歌发表的6款新产品,一大半都披上了织物布料的温暖外表。除了语音助理Home Mini和Max,还有VR眼镜Daydream View,以及无线耳机Pixel Buds,其连接线的外层是编织的绳子,装耳机的包装盒也是使用布料压制成型的。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谷歌就着力探索如何将互联网科技结合到纺织技艺中。

去年谷歌宣布与Levi’s推出一款名为Commuter Trucker Jacket的牛仔夹克,只要拍拍手臂就可以播放音乐,接听电话,夹克衫本身就是一个“多点触控”的硬件设备,不需要掏出你的手机就能做很多事情。这个项目的背后是谷歌的ATAP部门发展出来的纺织品项目:Project Jacquard(提花项目)。这个项目着力研究以纺织的方式,将线路作为纱线,织进布匹,使其成为一个“多点触控”的织物,变成一块带有数字智能的布料,用这种面料制成的衣物,能真正地做到“可穿戴”(wearable)。

(吐个槽:在时装界,尤其是avant-garde派,或者菜鸟设计师,wearbility是常被诟病的话题,这是另一个方向跑过来的“可穿着”,它与科技界的“可穿戴”唯一的不同是,它不智能,没长脑子)

另外,不止是产地选择日本,连项目带头人也是日本的——谷歌找了Shiho Fukuhara(福原志保)作为项目的负责人。她是一位生物科技艺术家,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一直游走于日本和英美,上过TEDxTokyo演讲,是WIRED杂志评选的日本2017年度创新者之一,总之看起来就是那种很酷的人。

说了这么多,我真正想要说的是,织造是人类最早掌握的生产技能之一,我们有太多的文明是从纺纱编织中发展而来的。比如“机器”的机字,原意就是指织布机,“機”字几乎就是对织布机的直接描幕,专业者能从“機”字上看到中国的织机与西亚织机之间的差别。但今天纺织已经被视为落后的行业,与最新最酷的互联网科技相比,纺织业就像是下岗女工,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现在别说是庞大而低效的纺织业,就是连一向被视为时髦尖头的时装业,与互联网科技行业一比,也显得格外陈旧落后了。前几天就有BoF发文“时装周已经过时了吗”,背景就是互联网技术使得时装周的运作基础已经失效,传播和售卖已经是直接点对点的网络分布式的模型了。互联网科技与传统行业的关系,更多时候像是釜底抽薪式的冲击,而少有正向增益的积极改造。然而今天看谷歌的例子,我们会惊喜的发现,原来如今最时髦、最强大、最具创新力的公司,也在深耕传统的纺织业呢!其实整个全球的纺织业都到了一个转型阶段,2013年杭州纤维艺术双年展站时,看到伦敦TFRC(Textile Future Research Centre)的一些案例,也是多个学科领域领域的交叉,蛮有意思的。荷兰的织物博物馆(TextileMuseum at Tilburg)致力于纺织、设计、科技的结合与创新,每年都推出前沿织物技术的年度评选。此外,建筑业的以表皮作为结构的潮流已经进行了至少二十多年了,其源头莫不与织物相关。而“可穿戴科技”(Wearable Tech)从十年前开始兴起,其背后莫不是数字科技对于“如何与人相处”这一层面的欠缺,从而发现纺织与人的密切关系,于是人机交互、智能硬件、万物互联等等多个领域交叉,形成了所谓的可穿戴革命。

这一转变的背后是什么呢?我一时说不出所以然出来,但趋势是再明显不过了:移动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经快到天花板了,iPhone把所有的互联网功能都集中在手机上,这样的时代已经开始转型了,接下来的大变革就是要取代手机,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等,一些传统的东西,比如自行车,比如衣服,可能会取代手机,变成人类跟网络(或者称之为Matrix)交互的载体。在人与自然、人与物的关系中,织物是最合适、最让人亲切的载体,它积攒了几万年的人类行为,具有无可比拟的的天然优势,被称为“第二层皮肤”,不是浪得虚名。

所以,关于我们所从事的,眼看就要消失的,需要我们花很大力气去拯救的行业——额,传统的手工织布——它的未来在哪里?它能跟AI人工智能,互联网科技,可穿戴技术有什么关系呢?也许很快,我们可以用夏布制作出可跟Google Home联网的窗帘,用苎麻材料制作出可以定期更换造型的灯饰,根据算法为每一个人定制他/她独有的夏布织物,或者能根据环境调整性能,既做到吸湿排汗又具有防水隔温、既散热又保温的苎麻夏布……等等,这个,好像违反了自然规律呢!(汗)

好了,脑洞到此为止,但创想和革新是一定要有的!在飞上天之前,我还是老老实实走路吧,能走下去,且走出一条路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