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两种罕见的面料

原文发表于Triple Major公众号「微专栏」,2015年2月

今天想来掰扯两种面料。一种是中国最后的野蚕丝:丹东柞蚕丝;另一种我还没见过,还只是停留在传说中:缅甸的莲花丝。

野蚕丝在中国几乎绝迹,但据来中国访问的真木千秋女士说,只有在东北的长白山还有部分出产,主要是柞蚕丝。

长白山区,不就是跟朝鲜接壤的地方吗,设计师Vega Zaishi Wang(王在实)的家乡不就是那里吗?所以去年的6月中旬,我去Vega的工作室拜访时,随口提起这个事情,她说知道的,“我舅舅就是养蚕的。柞蚕丝嘛,那种蚕宝宝是绿色的,很大,而且是放养的,不像南方那种白白的蚕宝宝的。”她说北京有一家专门售卖长白山出产的柞蚕丝,就在朝阳门外的一条小街。她用家乡柞蚕丝面料做了一条特别好看的裙子,还特意取来给我瞅瞅。她还说,现在家乡这种养蚕人已经很少了,即便是养这类柞蚕,也不是为了取茧抽丝,而是为了取里面的虫蛹,因为据说吃那个虫蛹有特别的壮阳效用。“人们养它主要是用来做保健的!这比去蚕茧缫丝的利润要高得多。”而一旦要取虫蛹,就必须得破茧,这样一来,丝线就遭到了破坏,不能做很好的丝线了。因此现在即便是柞蚕丝也没有以前的好,因为都是破茧之后的丝线,质量当然不如以前完整的好,很多用来做蚕丝被。不过,据真木千秋女士讲,印度的野蚕丝也是破茧的,不像中国的家蚕,要在蚕蛹爬出来变成蛾之前就放到热水中煮练,为的是保持丝线的完整长度(蚕丝单纤维可达10米以上,为自然界最长,因此也最珍贵)。印度人是不杀生的,因此任由蚕蛹破茧而出,如此一来丝线就不可能很长。但并不是说这样的蚕丝不好,实际上跟家蚕丝相比更加质朴,是另一种风貌。

过了一阵,我跟建筑师朋友Jenny再访Vega的工作室,这一次我们聊起了Ikat的织物,Vega看了之后连声尖叫,“我起鸡皮疙瘩了!太好看了!”然后,她又告诉了我们另一种奇特的面料:有一个世界上做羊毛面料最好的厂商做的莲花丝,他们买下缅甸的一个湖,因为那个湖特别深,那里的莲花茎干特别长,当地人就用采取这种莲花的茎干,小段小段地切断,拔出茎干中透明状的胶丝(真的是“藕断丝连”),然后旋转扭绞,将胶丝拉长、粘绞,拧搓成线,首尾相接,再染色织布。莲茎出水后需在24小时之内完成搓纱织布的整个过程,否则纤维就会干裂而无法纺织。这种布料天然带有一种湿冷感,冰凉冰凉的,抚摸起来,用Vega的话说,“温柔得想哭”。

貌似在最热带的地方,出来的面料都带有湿润感。像我所从事的苎麻夏布,也是一样,清冷、透气、吸湿排汗为其主要特色,就是要尽快地去除热量,使人体保持清凉。后来网上查到,这个湖泊叫茵莱湖(Inle Lake),这种奇特面料据说起源于一位佛教徒为表诚心而用莲茎织造了一件袈裟。这种面料做起来自然费事费力,一个女工每天也只能织造120克莲花丝,织造一条围巾需要4千到4万根不等的莲茎,如此织造出来的面料自然也特别精致,当然,价格也相当不菲。据说3米的价格超出了1万多人民币(他家的面料巨贵,即便常规产品羊毛类面料,也需要3000多一米的价格,真是令人咂舌)。

随后我去了Vega所说的那家专售丹东柞蚕丝的面料商铺,店员是一个40多岁的大姐,非常随和,店里80%的面料都是柞蚕丝,每一款都巨好看!尤其是那种颜色,明艳、鲜亮,但不刺眼,没有东北大花布的那种艳俗感,做衣裙会很舒服好看。而且面料上都有一种摩娑的手感,不同于桑蚕丝的那种柔滑,柞蚕丝是有身骨的。

“我们中国的丝绸质量是最次的,印度的,泰国的,统统比我们好。”话匣子打开了,大姐就滔滔不绝地开讲了。“南方的桑蚕丝一弄都很差,还不如这种柞蚕丝”。她还说,“养蚕人真的要起的比鸟儿还早,得上山敲锣,驱散鸟群,不让它们吃蚕虫。”柞蚕虫只能在山上放养,不能像桑蚕宝宝一样,采摘桑叶,放在箩筐里,蚕宝宝就在家里养着,柞蚕宝宝唯有在山上才能成活,还不能下大雨,不能刮大风,任何一点点变化都会让蚕宝宝死掉。因此柞蚕丝产量远比桑蚕丝低(产量只有桑蚕的4%)。后来我查到,目前全世界柞蚕丝产量有六成在中国,而中国的90%在辽宁丹东。

“另外,”大姐说,“虫蛹是可以吃的,如果去丹东,炸蚕蛹是当地的一个有名的小吃。”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