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金泽的织布工作坊(上)

原文发表于Triple Major公众号「微专栏」,2014年8月

现在回想起来,刚刚过去的这一周,可能会成为我人生中的某个标志点。在告别织布工作坊的午餐上,张西美老师说:“你们能选择来这里,花一个星期的时间,潜心学习织布,能这么做,就说明你们都是很认真的人,这肯定会对你们产生很大的影响。”至少,对我而言,我终于知道如何织出一匹面料了。

这个工作坊主要就是学习织布,为期一周,由金泽工艺馆举办。金泽镇位于上海西郊靠近苏州的水乡,很少有人知道在国际大都市旁边还有这么宁静悠扬的小镇。镇上有一座可能保留有宋代遗迹的寺庙,一座元代的古桥,以及更多其他年代的桥。这里的河仍然清澈见底,各种小鱼能很安全地在河里游泳,镇上的人们就像生活在1980年代,上海似乎在地球的另一边。而金泽工艺馆,就是在这样优美宁静的环境下,开办了国内最好的织布工作坊,我就是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一周,每天织布、吃饭、休息,简单得如同修行——当然我尽量避免用宗教性的词汇,但感觉确实类似。

这次的织布班有8个人,据说是比较多的,而且大陆人偏多。只有我一个男的,老师笑称是七仙女错搭牛郎。仙女们身份各不相同,有的是针织品牌的女老板,孩子都已经二十岁了;而来自台湾的宝儿恰好二十多,正在研究文化遗产保护;跟我一起拼车进入工艺馆的两个女孩,一个曾在Decoster做过设计,刚刚从一服装公司辞职,还在寻找新的方向,另一个则来自香港,跟张西美老师是同一个学校,目前跟朋友们一起在复兴香港的活字印刷——其实是倒闭了的铅字厂。还有一位知识很渊博的,去过很多国家,见过很多世面的,学的是中文,工作却是在金融业,用年假来体验一下织布。还有另外两位,身份我一直没明白,感觉确实比较“仙儿”。后来跟朋友总结说,来这里的人,要不就是有闲有钱有情怀,要不就是正在寻找新的方向,再不就是通过织布来增加自己的经验值,我就是属于最后这种吧。当然,所有的这些同学,都对织布怀抱非常大的兴趣,而且愿意付出真金白银,花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来闭关学习。应该说,对织布的兴趣和付出是这群人的共同前提,不能说都是各怀目的。 

这个织布坊虽然坐落在宁静古朴的小镇,感觉很传统,似乎跟其他宣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机构差不多,但事实上,工艺馆的运作方式非常国际化,网站、表格都有非常准确详细的中英文版本,学员的组成也是两岸三地,甚至有来自欧美日本的,包括自助式的住宿管理,就餐时每一个菜品都配有公筷,大量的英文和日文的原版学习资料,甚至刻意地在织布坊屏蔽手机信号以便让人能专注于学习和织造中……所有这些细节,都传递出运营者的细心和国际化程度,这些都要归因为工艺馆的纺织部总监,也就是我们的老师张西美(EdithCheung)。她是香港人,曾就读于香港理工大学时装系,毕业后在纽约做设计,然后回到香港,为电影业做服装美术,是台湾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奖的得主(1990《滚滚红尘》)。

我之所以知道张老师,一是因为她曾经创办的ClothHaven(高呼希云),是香港少有的专注于纺织文化的工作坊,另外就是因为买到一本《布头布美》,作者就是她,里面说她现在主要为金泽工艺馆工作。恰好,从我专注于夏布的推广工作之后,我就关注到金泽工艺馆,没想到这些线索都对接上了。于是去金泽学习织布,就成为我近年最期待的事情之一了。

在大家头一天的自我介绍中,来自香港的Masha就说是因为Hulu 10这个小而美的服饰品牌才知道老师,进而才知道金泽工艺馆有开办织布工作坊的。在此之前,这类西方化的织布工作坊,只在香港的ClothHaven有,老师现在只是将其带到了内地而已,而且金泽也更加注重传统手工艺的传承。

在整个学习过程中,老师都强调,传统的东西当然有它精美绝伦的地方,但随之而来的是传统文化中的一些不便利,一些顽固的规矩,无法解释原因的条条框框,这些东西是不是可以重新想想,是不是可以试着改变?其实一些基本的原理是相通的,是不是可以用新的方式去改变那些老的条规习俗?改变之后对结果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是不是可以放下这些思虑,先上机织着试试看?对于手工艺来说,直接动手,比一直在想,是不是更为重要?

这在接下来的一周的织布学习体验中,我们有了切身的体会,比如在本土的土布织机和来自日本的轻便织机之间进行切换,我们一下子感觉到“传统与现代”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并由此形成观点和判断,这些我会在下一次的专栏中进行大致的叙述。

如果有人对金泽工艺馆感兴趣,可查看官网:jinze.org。另外,9月初的上海,张西美老师会有一场演讲,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在“一席”网站上申请现场聆听:yixi.tv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