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追索我的保守思想

一篇日记,文甚粗陋

最近有种感觉,一种保守思维正在抬头。

其实这不是新鲜话题,应该说,保守右派与自由左翼,一直是现代思潮的两种路向。我曾经一度自视为从党的教育背景下那种支持毛泽东的、社会平等的「毛派」,但大学时期或之后一段时间,发现自己其实是支持自由主义的,也就是从左派转向右派。这个转变发生在什么时候,最近看《甲骨文》提到1999年南斯拉夫大使馆被北约轰炸事件,想起来那年上街游行的事儿,那时毋宁说我是毛派,不如说我是被党当枪使的没头脑的那种愣头青。也许是那之后,我发现自己被党利用,觉得应该走向它的反面,于是变成了右派?

但仔细想想也并非如此。譬如从初中起,我就是班上唯一没有加入共青团的小孩,也许那时候就告诉自己不要「同流合污」。小时候就偷听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知道魏京生、知道89年的六四事件,这也是让我的思想跟大多数小孩不同的地方。记得我还曾经问过老党员、退伍军人的父亲,关于文化大革命的事情,以及一把手其实应该是县长、市长、村长之类,而不应书记。当时就已经觉得,党的权力在政府之上,这是中国很多怪现象的主要原因。在高中我们曾经有几个老师,在课堂上会说一些题外话,譬如老毛的事迹、阿Q精神与共产党等等,以及,我们也会追着看《参考消息》上的外媒看中国等等。这些点点滴滴都暗示了我其实跟绝大部分小孩有不同的思想轨迹。上大学之后,从江苏来的同学,总是会提到《天安门》那部纪录片,很可能,这是他哥给他的影响,他哥在北大附近打工,经常关注这些事情。而且我还跟另一位浙江来的隔壁班同学聊过,中国不能民主的最大障碍,还是在于枪杆子,即军队在党的手里。只有让军队不再属于党,中国才有可能走向民主。

在这样的思想下,1999年被大多数人裹挟着,浩浩荡荡地参加反美游行,朝美国大使馆扔石块,除了有被当局利用的成分,更多的恐怕还是年轻人的躁动、冲动,其实感受是特别兴奋的,跟参加摇滚音乐节没多大差别——或许比音乐节更加刺激。回过头去看,1989年的天安门,其实也是年轻人的冲动,毁掉了原本可以小心谨慎走的一条路。

此后就是2001年申奥成功的那个晚上,整个学校的宿舍楼都在摔书本、桌椅、电视,年轻人兴奋地冲上街头,敲锣打鼓,甚至还有跑去天安门的……总之,更多地其实是荷尔蒙的冲动,肾上腺的燃烧。

2005年,有一波反日游行,这次我已经在上海松江工作,某个周日去市区找同学,在人民广场吃饭过马路,平日熙熙攘攘的路面,居然没有一个人,连车都没有,同学说为游行队伍清理街面。果然,没多久就看到一堆游行队伍,高喊着抵制日货,牢记历史之类,喧喧闹闹地从延安路一直往西走,应该是朝着日本领事馆去的……那时我就站在彭边奚落:一群傻瓜!

纵然如此,我思想里仍然有很强的左派思维,进步总是好的,最新锐的东西,总是比现在的东西更加有意义,这也符合时尚的逻辑——时尚总是追求最新、最快、最不一样的东西,抛弃落后的、破旧的、常规的东西。我也追求平等的、大众的,很喜欢看表现普通人的的东西,对于高高在上的「上流」充满不屑,总是希望用先锋的、前卫的力量,去冲破伪装出来的高级、陈旧的、平庸的东西。以及,我还有非常深的,来自于父亲的影响:以农民为本位的思想观,追求平等、社会正义、道德的善良等等,包括农民式的老实本分,这都是我最深的思想逻辑。

两条线其实是相互矛盾、彼此交织的,我说不清楚哪个为主线。也许,真正埋在底下的,应该是左翼的、毛派的这条线,表面上呈现的确实对自由市场、民主人权、独立价值的追求。可能是这样的一表一里的双重结构,让我在2012年的方舟子大战韩寒的舆论战中,价值观发生转变,回到了一个比较像「自干五」「五毛党」之类的阵营,或者说,即便是对这个阵营,我也并不认同。整个思想,或者价值观有点崩塌的感觉,不知道该选哪个队伍,或者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应该选择的阵营。随之而来的,是漫长的「失语」……在此前,我在各种网络平台表现还是相对踊跃的,因此我在小圈子内还是由一些影响的,但此后,随着慢慢的失语,到如今,我发现说什么都不对。你早已经落伍了,现在活跃的早已经不是80后那一代人了。

有意思的是,习近平就是在2012年年底上台的,此后中国社会变得越来越「自信」,同时也变得越来越「窒息」……这可能也是2013年,媒体大崩溃,万众创业,然后经过2015年一轮「资本寒冬」之后,满目萧条的原因。我记得他刚上台时有中国梦,有反腐败,整垮政治对手(薄熙来、周永康等等)之后,就没什么戏可看的了。也就是这几年,出现了「吃瓜群众」这么一个词,也出现了「长者学」这么一个亚文化。另外一个风向标,是2014年香港的占中运动,在最初的那个时候,甚至一直到2015年,我都是站香港这边的,但越往后来,我越来越明显站在大陆这边——估计这也影响到我跟珊的关系,并最终破裂的一个原因吧。

具有象征性的一个东西是高铁,2012年时,高铁还是一个充满争议的新事物,彼时刚刚发生了温州高铁事件,微博上群情激奋,人们发出了「中国请你慢一点」的呼声,那可能是民众最后的一个呼声,此后整个中国就在新政权上台的狂飙突进汇中,一往无前了。高铁象征了这5年的中国「胜利主义」,直到撞到了2018年的这次中美贸易战,美国的一个禁令将几乎搞垮了中兴公司这样一家「胜利主义」的代表企业。

另外,最重要的一个背景是,到2012年,长达10年的超高速GDP增长已经全面放缓,之前30个省超过两位数的增长,到了2012年已经全部降到8%左右,此后一直下降到7.5%,7%,一直到如今的6.5%左右。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