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分类:絮语

想起喻

30年后的今天,我们丧失的是什么?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与超越日常的(超现实)的宏大理想,或直接说理想主义,真的远去了吗?

Leave a Comment

爆竹三事

听到这些典故的同时,我恰好做了这样的设计:将某个年代的民间物品的包装设计,比如同为浏阳名产的鞭炮,「活用」到一个不同的载体比如夏布之上,并加入了自己的诠释,以及误解。只不过,我没有意识到这种文化挪用,我所极力模仿的,其实是安迪·沃霍尔的方式,将Campbells Soup罐头刷一墙。

Leave a Comment